欢迎关注微信:jijimomo69
我的微薄:@jiji_momo

  JiJiMOMO  

大暑,是一年中气温最高的时期。


小时候最喜欢这个时期,因为放暑假了,可以一直玩呀、玩呀。两个月的假期,在那时感觉竟是那么绵长。


炎天暑热,从来不觉得难以忍受。和小伙伴们跑好远的路去捉蝈蝈、去小河里网小鱼和泥鳅。


晚上,又绕着树根捉爬蚱。回去把它扣在网里, 第二天早上看它变成马蝍蟟( jí liáo)。有大有小。大的就 是常见的黑蚱蝉,小的叫蟪蛄(huì gū)。还有一种叫得  吱——哇——吱——哇——声音最响亮,却从来没见过真面目,据说叫蛁蟟(diāo liáo)。


小时候能吃到的瓜果很少。桃子的过季很快,所以常吃的只有甜瓜和西瓜。甜瓜中有一种叫老面瓜,成熟后又干又甜又面,如果一口吃的太急会被噎得半死,已经好多年都没有见到过了。西瓜甜爽多汁,偶尔切开一个,会是半生不熟的粉白瓜瓤,我们叫它“老白瓢”。


人们总是喜欢用瓜来比喻人:一个人蠢,就说他 是“傻瓜”;一个人笨,就说他是“木瓜”;一 个人聪明,就说他脑瓜好使;一个人性格软弱, 就说他是“老面瓜”......


现在又是最热的暑期,老家的小河早已水涸泥干 ,连个水坑都找不见了。至于捉爬蚱,现在的小孩子也很少干这种营生了吧。


时间过得很快。大暑之后半个月就是立秋,再半个月处暑已过,凉风至,秋天就来了。


蟪蛄不知春秋。不只蟪蛄,所有像蝉一样的夏生生物,都要陆续死去。所谓盛极而衰,过程就是这么短暂。


十八岁已是长大成人,时隔这么多年,我还觉得自己是个半生不熟的“老白瓢”呢,而那些早已亭亭玉立新一代们,却在提醒我是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。


流光容易把人抛,既那么潜移默化,又那么出其不意。


初闻征雁已无蝉,

南风无力西风还。

梦里不知身是客,

人生得意须尽欢。

评论
热度(8)
© JiJiMOMO | Powered by LOFTER